不要有人认出我

澄泉abo(3)

  “真澄,欢迎回来——”

  立花泉正端着一盘咖喱从厨房走出来,正好看见不声不响刚进屋的真澄。此刻的真澄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要说的话,简直一副落水小猫的模样。这孩子怎么了?立花泉没法理解,只能热情地招呼他。

  如果是往常,不管真澄在外面发生了什么只要监督对他亲密些他就会整个人变得快乐起来,可今天,唉,监督就是罪魁祸首啊。

  真澄听到监督的声音顿了脚步,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失魂落魄,随后又满含悲伤地看了立花泉一眼。说实话,立花泉简直被看的莫名其妙,不过她知道真澄这幅样子肯定和她有关是没跑了。我最近到底干了什么呢?

  “真澄,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讲哦。”  

  “不,我绝对不会跟监督讲的。”

  真澄对立花泉向来耿直过头,在这样的打击下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浑浑噩噩地回了房间,门发出的声响代表理解的拒绝。本打算等会带着咖喱去找真澄谈心的立花也只好暂且搁置了计划。


  晚饭时间到了,能回来的人都围在桌边。立花本以为真澄不会再出现,没想到居然乖乖出来吃饭了!按理说这是缓和的标志,但是只见真澄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几乎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如今已经是春天,不否认倒春寒也很冷啦,不过肯定不至于这样,况且现在是室内哦。绝对——

  “绝对热的要命啊!澄澄,你生病了吗!赶紧清醒一点啊!”

  “我才没有,不要你管。”

  真澄倔起来大家都有目共睹,还好穿的多不会有生命安全,暂时也就由他去了。吃饭间就充满了奇异的气氛,真澄的悲伤如有实质,再加上他时不时盯着立花发呆。众人几乎要以为监督谈恋爱了,而对象不是真澄。

  才没有啦——!无辜的立花泉一头雾水且风评受害。

  “咳,监督桑,今天的咖喱感觉料特别足啊。我觉得比以前气味更浓郁,甚至有点压迫感了。研究出了新品咖喱吗?”

  察言观色的臣首先打破氛围,从咖喱入手是最容易的话题了。不过今天的咖喱味确实要比以前更香倒是真的。

  “诶?是吗!我完全按以前的配方做的啊。而且我没有觉得多香哦。”

  奇怪的分歧导致大家的注意力凝聚在了咖喱上。发表意见时有人马上感觉到了不对,分化出ao性别的人几乎都认为今天的咖喱香的出奇,而beta则毫无反应。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哐当。”

  是真澄放下了碗,闷声又戴上了口罩,175的小伙子“蹭”地一下站起来真的很难不吸引大家的视线。

  “我吃好了。”

  随后马上转身,逃一样地离开了餐桌。

  多余的咖喱味消散了。beta们不明所以,而其他人马上就心知肚明。

  答案只有一个,真澄分化了。严格说他还不是一个alpha,他的信息素中还没有那种明显的压迫感,但是快了,或许明天就能看到一个全新的alpha真澄。

  “真澄分化成alpha了哦,监督。”

  明明是好事,却被以略显平淡的语气揭露。因为这对于真澄来说应该是很痛苦的事吧,alpha注定会爱上omega,但真澄爱的一直都只有监督。

  连立花泉也呆愣当场了,心中蔓延一阵微妙的心酸与空白。是啊,怎么会不在意呢?她一直都明白真澄的心意,没有回应的原因也正是真澄还未分化。她想,没有beta会心甘情愿地去找一个alpha或者omega度过下半生,太不靠谱了。ao天生的吸引就像一个太平洋,把beta完全分割到了另一块大陆上。

  立花泉永远也嗅不到真澄的味道,而真澄注定会被omega吸引。

  性别是恩赐,却也是惩罚。


澄泉abo(2)

  校园中的樱花已经盛开,粉红色飘落的花瓣总是和恋爱挂钩,初次恋爱的情侣共同踏入校园的场景一定很浪漫,不过可惜——今天注定不是一个那样安静的早上。

  “好帅!他来了——”

  一位激动的女高中生高声叫道,声音里是满满的惊喜与压抑不住的激动。造成这一切的正是戴着耳机的碓冰真澄。还好。真澄在心里想着,但指的却是自己的耳机,这是他一百零一次感受到隔音耳机的美好。

  他不在意周围的那些人,在耳机的保护下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身后背包中传来温热,这是监督亲手做的爱心咖喱便当。今天早上监督有来敲门叫我起床,虽然声音好听到应该录下来,不过果然还是睡在一起更方便……

  看不到,除了监督之外的人都是空气。

  他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空气肯定要好的多吧。于是改成了“除了监督之外的人都是幽灵”。

  这样过分的心理动态在进入班级后戛然而止,因为老师并不允许在教室听音乐,当摘下耳机后他回到了这个世界。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噪音,不过,如果真是一点用处没有的噪音就好了。

  有Omega同学向他靠近,她几星期前刚分化。毕竟共同相处了一年,真澄好歹是把她的名字和脸对上了。

  “真澄君……你,那个……”

  离开监督的真澄本来就低气压,听到别人吞吞吐吐的话更是心烦。皱眉看着她,下意识地显露出焦躁的情绪,这样的肢体语言就是在明晃晃地讲“你快说,我不耐烦了”。想不到对方居然被吓的像个鹌鹑,更加一个字都说不出了。真澄的确不喜和别人接触,不过想恐吓对方的心思还是没有的。

  我今天是变成妖怪了吗?他充满怀疑地看向玻璃,擦的干净的玻璃窗诚实地出现了一张帅脸,嗯,是监督应该喜欢的脸。真澄确认后便放下心来。

  “……真澄,你就不觉得你最近有什么变化吗?”另一个同学及时插嘴,总算把说不出话的Omega拯救下来。

  变化?今天起床除去梦游时间第一眼看到的是监督的背影,家居服很好看,做咖喱的时候也很好看,不过我起太晚已经错过打下手的机会。要说变化的话……监督的后颈……似乎也很好看。如果可以咬一口就好了,像猫科动物一样把监督叼进自己的窝里……美好。

  真澄想起来了那一幕,背对着自己的女性认真地搅拌锅里的东西,她的表情一定是快乐的。厨房的窗户透进来了白色的光,她转身的一刻——是天使。监督是天使。锅里咕嘟咕嘟的是咖喱,而真澄心里的爱意却也跟着翻腾起来。咕嘟咕嘟……一瞬间,真澄闻到了突然浓郁的咖喱香味,这是他对监督的一百零一次心动。

  “好像是更喜欢监督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不,我是说身体状态。你就闻不出吗?你快要分化了!”

  “?”

  分化是大事,连真澄也不能随意对待,他保持着“?”表情,仿佛时间静止。

  “……我一定是beta对吧……”

  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都用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他。怎么可能嘛,真澄的话肯定是alpha。

澄泉abo(1)

  晚饭已经结束,满开剧团迎来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今天似乎大家都难得的悠闲,沙发上坐满了人。做晚饭的是臣,立花自然不好意思让他再去洗碗,主动请缨的后果就是厨房里又多了一个人——碓冰真澄。

  “监督去的话我也要去。”

  这样的话几乎成了真澄的口头禅,剧团众人虽然口头上揶揄但到底也习惯了,真正在叹气的大概只有立花泉一个人。

  “唉,好啦,你一起来吧。”


  人们讨论话题总是习惯于从不在场的人开始,于是真澄便首当其冲被拎出来当话题用。真澄正值高中,是性别分化的高峰期,于是,真澄的性别就成了大家热烈讨论的事。


  “他啊,肯定会是alpha啦。”说话的人是万里,他满不在乎地一边看电视一边打手游,即便这样也要插句话,可见其三心二意的程度,“他也是那种嘛,简单模式的人生~”

  “以这个来判定并不准确吧?说不定会是Omega哦,所谓物以稀为贵。”游戏组另一大将至,他嘴角勾起,实在是有些恶趣味。众人忍不住跟着他想象了一下Omega真澄,脸是可以的,但是性格……

  “啊,那样的话和监督岂不是没可能了!”

  不知是谁一语惊醒梦中人。确实,立花泉是一个女性的beta,虽然是beta却不像男性的可能性那样多。在她自己内心的未来安排上,将会携手一生的人也是一位男性的beta。还好男性beta够多,曾几何时她也这样暗自庆幸过。

  “嘿嘿,说起来的话,beta女性基本都只会选择beta男性哦。如果真澄分化成alpha也是很难的,因为ao之间的吸引嘛!这种剧情我在少女漫上看过~”

  就是这个理,但没人觉得真澄会是beta。“可怜,恋爱方面简直是地狱级难度。”万里愣神,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真澄正从厨房出来就听见了琼的话。这事其实他早就想到了,琼的话只是更强硬地把事实放到他面前。他一副被天打雷劈的表情,僵硬地挡在厨房门口,虽然还是学生,但175的个头足够把立花泉整个人挡住了。

  “嗨?真澄?”立花轻轻拍了拍真澄的后背,令人诧异的是真澄居然完全没有理会她。真澄像一个暴躁的小狗一样出现在众人面前,撂下一句:“我绝对会分化成beta!”后绝尘而去,留下惊呆的众人。


  “那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有听说真澄他们班有Omega闻到了一点alpha信息素味道了。”

  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