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萎萎

我抽不到狂王

flag 出货我就开一辆弓枪小车,不出我就让茶看得见吃不着……气鼓鼓

【弓枪】冤家路窄3


  Emiya率先醒来,一夜无梦,甚至可以说睡得不错。库丘林与他自己都不是睡觉不老实的人,经过一夜的磨合,双方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睡姿。
  但俗话说得好——一切都是双刃剑。
  放纵自己睡姿的缺点就是早起之后的尴尬。尤其是,Emiya眼睁睁看着库丘林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让Emiya得以看清一切——屋内的摆设、库丘林的五官、以及库丘林是如何躺在自己臂弯……胸膛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缓慢而平和,Emiya能感觉到自己腿上被搭上了另一条腿——一切都昭示着Emiya的手脚已经被蓝色枪兵完全“控制”。
  距离太近,亲密过头了。Emiya暂时性的愣住了,没错,只是暂时,只要给他一些时间他绝对可以把一切都处理好。但是很可惜,天生和他不对路的枪兵很快就醒来了……
  Emiya一直都知道库丘林的眼睛非常引人注目,他将主要原因归结为“红色看起来戾气很重”,但此刻被刷新了认知。
  刚睡醒的懵懂让这对红色的眼睛像红宝石一样纯净,让Emiya忍不住地想到初生的、初生的野兽。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总是和野性分不开。
  
  “你好黑啊。”
  库丘林一开口就将Emiya的灵魂召唤到了现世,并且气急败坏。
  “是,你最白。”
  
  “谢谢你的赞美,现在你能把你的手抽出去了吗?”
  Emiya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是不是自己的手臂通过接触库丘林的头皮把库丘林的智商一并吸走了。
  “你不把头抬起来我怎么抽手?”
  “我的头发在你手臂下面。”
  说话的时候库丘林甚至翻了一个白眼,用来表达被压住头发的不满。
  “哦。”手臂绷紧将库丘林的脑袋抬起来,放这些“狗毛”自由。起床的小插曲终于结束,Emiya松了一口气,但生活不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吗。
  
  这口气还是松的太早了。
  
  获得了自由,库丘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果然,根本没穿上衣,一旁的Emiya开始暗暗地思考下面有没有穿,还是说……是实打实的裸睡?
  库丘林扭头看向“黑色弓兵”,盯着Emiya的白色衬衫勾起了嘴角。Emiya不可能认为库丘林会在下一秒甜甜地说“早安”,因为那样的话就完完全全ooc了!不过库丘林的确是对着他笑了,讽刺又揶揄地笑了!感觉就像在对他说“真男人睡觉从不穿睡衣”。
  其实Emiya一直都在等库丘林自己不好意思,毕竟将身体裸露给外人,对矜持的日本男性来讲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他万万没想到,库丘林不仅不会感到害羞,反而还非常适应这样的视线,自在地伸懒腰,身体肌肉展露无疑。
  枪兵的身体和弓兵是完全不同的,库丘林全身肌肉线条都偏修长,并没有太多大块大块隆起的地方,而弓兵则手臂肌肉比较发达,显得就比枪兵大只一些。库丘林的肌肉精炼,爆发力极强,这是Emiya和他交手过的深刻认知。
  
  只有一点好看。Emiya偏过头去。

【弓枪】冤家路窄2


  同居生活的第一天就鸡飞狗跳,两个成年男子闹腾起来威力不容小觑,到了夜晚他们已经精疲力尽。【私设:由于某种错误,英灵向现世人类状态靠近】
  
  库丘林拿出了面对野兽的精力应对Emiya,他盘腿坐在自己的沙发上,一双猩红的眼睛紧紧盯着电视,但余光却时刻注意着弓兵的动向。弓兵的坐姿比较规矩,双腿交叠,假装放松依靠在沙发垫上。
  无聊的煽情节目都不是他俩感兴趣的东西,但比起各类型的爱情片可能这种相对好一些。
  面对这样的节目,库丘林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也的确到了睡觉时间了。在他自己的时代的晚间,除去特殊节日睡的都相对较早。
  
  ——熬不住了。
  现在,马上,要睡觉!库丘林“唰”地一下跳下沙发站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动作打破宁静,把同样在偷偷关注库丘林的Emiya吓地抖了一下。角度卡的很好,库丘林并没有发现他的失态。
  “干什么?谁咬你屁股了?”
  “没什么,我去睡觉了。你继续过孤单的夜生活吧。”库丘林说着就大步走进了主卧,“彭”地一声关上了门。门当然没有上锁,因为凯尔特的男人注重誓言。
  凌晨两点,库丘林已经睡下,Emiya打开房门一眼望去床上只露出一个蓝色的“狗头”,看样子他在睡前把自己裹的很紧,床上凸起一个成年男人的身形。
  Emiya这时才觉得有些尴尬……共处一室……虽然是孤男寡男吧,但睡一个床还是过于尴尬了一些。尽管这么想着,他还是乖乖掀开自己一半的被子。绝对不会在这里输给这家伙的,Emiya在心里暗暗发誓。
  掀被子的动作显然惊到了熟睡的人,库丘林翻了个身,又往被子深处暖和的地方钻了钻。
  库丘林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双猩红色的眼睛,总是充满野性的活力。睡着后的他紧闭起猩红色的眼,往日的杀气全部随着藏匿了起来。Emiya第一次开始观察这个老对手的脸,以往二人相处不是抬杠就是打架。
  其实对于亚洲人来说,欧美人的长相是得天独厚的。他们相对来说拥有更笔挺的鼻梁和白皙的皮肤,这一点库丘林也不例外,Emiya难得地认同了这一点——长得还不赖。
  
  “心脏……收下了……”
  库丘林在被子里动了几下,喃喃地说了几句梦话,听的Emiya嘴角抽搐。希望这家伙只说梦话而已。
  Emiya换上了白色背心,毕竟他自认为不是很讲究的人,睡衣什么的随便穿一个舒服的就够了。但很快他就明白,比起库丘林来讲,他真的是一个很讲究的人了。
  
  因为——库丘林压根就没有穿!
  
  熟睡的人感受不到外界的气氛,只留一个僵硬的Emiya绷直身体等待睡意来袭。

【弓枪】冤家路窄(日常轻松向)一


  
  圣杯战争结束后,因为不知的某种原因在战争中死去的从者重新现世,但已经没了战争的意义,众位从者与主人勉强生活在了一起
  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哪怕是从时空另一端远道而来的英雄们,也要为自己更好的生活奋斗。
  
  库丘林不愿和言峰绮礼住在一个地方,按他的话说:“我只要一看到他脑子里就充斥着‘自杀吧,Lancer’!绝对,绝对没办法和他生活在一起。”
  接着死皮赖脸地挤进了卫宫府邸,在某一天的第5次和远坂凛搭讪后被赶出了卫宫家。
  不过当然,正义的红毛小鬼并没有把爱尔兰大英雄赶尽杀绝。他「卫宫士郎」将他「库丘林」投放进了Archer的居住地。
  
  Emiya懒得面对自己陷入恋爱的黑历史,凭借弓兵优秀的单独行动能力开始了独居生活,他本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对相关的事物也处理的熟练。成为从者之后生活相对来说没有压力,但他仍旧想假装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类那样生活,可能只是日本人骨子里的中庸在作祟。
  不管怎么说,他的独居生活结束了。
  
  库丘林像一只被抛弃的狗狗被赶进了Emiya的领地。
  
  “既然住在这里,就请你记得每个月负责起一半的房租,水电费算我让你。”
  “啊啊……”
  
  真是老妈子。偷偷在心里吐槽的库丘林大咧咧地躺进了沙发,整个人快融化在柔软的沙发上。这是凯尔特没有的东西,专属于现代社会的柔软垫子。真舒服啊……并不显眼地伸展了一下,接着又懒洋洋地窝在了沙发里。
  
  “喂,Archer!让我就睡这里怎么样?”心情很不错,库丘林也决定暂时放下自己对红色弓兵的成见。
  “抱歉,没可能。”其实这对Emiya来说根本无所谓,哪怕库丘林看上狗窝他也不会拦着,但是鉴于刚才库丘林对自己的不良回话,他就是要噎这家伙一下。
  “嘁…”蓝色枪兵发出一点声音,清晰地表达了自己的不爽。“既然我也付一半的房租,那主卧也肯定有一半是我的了。”说到后半段的时候他「库丘林」甚至嘴角扯出笑意。
  
  既然互相看不顺眼,那就将冤家路窄发挥到底吧。
  
  “没问题。”
  Emiya心中涌起一股不爽,但话赶话地,他总有一种这时候说“不”就输了的感觉,于是挑眉应下。
  “既然你已经提议了,不如地盘问题就全部一人一半吧。听说你的领地意识挺强的。”
  
  Emiya话里有话,库丘林怎么会听不出来。不就是说他「库丘林」是狗吗?气地忍不住笑了出来,露出犬齿恶狠狠地盯着眼前抱臂而立,表情事不关己的红色弓兵。
  “我接受,不过,你还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啊Archer。”
  
  事情就这样像小孩子赌气一样定下了。
  
  “沙发的左半边归我。”热爱软垫的库丘林率先选择了更舒服一边的沙发。
  “希望你不要动我这边的窗帘。”Emiya一把将客厅窗帘拉上了一半,库丘林和他「库丘林」的半边沙发顿时陷入阴影。
  
  经过一段时间激(you)烈(zhi)的争夺,关于房间的分配几乎已经事无巨细地分好了——只剩卧室。
  
  Emiya在租用时就没想过与人同住,就算同住也会有其中一个人乖乖搬到客房。但库丘林显然不乖,面对卧室那一张还算宽大的单人床,两人齐齐陷入了沉默……
  
  “咳,我睡我的沙发也没问题。”库丘林身为大英雄首先展露了自己的博大胸襟。
  这是库丘林对这次“战争”的第一次示弱,Emiya应该见好就收,但……事与愿违。他「Emiya」开口说话了。
  
  “是的,犬类对软垫情有独钟。”
  
  战争升级。
  
  “呵,我反悔了,反正都是男人,睡一个床我无所谓。”

瑞嘉.战与不战【1】

  战争pa.慢热,短,尽量不ooc,人物设定没看懂的话评论问我吧!虽然我可能也搞不懂。就这样了!
  
  太阳再次升起,新的一天简单地开始。
  格瑞的黑色风衣扣子还没扣好,一边整理着袖口便快步进了圣空星的王的房间。略带焦躁的,一切都是急急忙忙的,额上发带遮掩住汗珠。
  
  面瘫真是个好东西,多亏了它,一路上所有人都以为格瑞热衷工作。
  “格瑞上校真是太惨了。”与格瑞擦肩而过的路人甲这样感叹。他的感叹非常在理,因为每次这样被王紧急召唤的结局都非常悲惨。
  话题又要扯的更远了,暂且耐心一下吧。
  “每次的结局都是与王起争斗,不过上校还真是厉害。能和王打个平手呢……”
  “不过这样仕途不会平稳吧,真是担心,我个人非常欣赏这位年轻的上校!”
  很快,路人甲就因为台词太多被关了起来。
  
  上文所提到的“王”自然是嘉德罗斯,有能力,有冲劲,除了偶尔的任性,在人民的口中,嘉德罗斯是个不错的王。当然,他们不喜欢也没办法,嘉德罗斯才不会听他们的。
  
  “嘉德罗斯,又干什么?”
  “哟,格瑞,衣着不整就来见王?”
  
  嘉德罗斯单手撑着下巴,随着转椅的旋转面向了格瑞,慵懒而闲适。
  与办公桌上一摞文件形成鲜明对比。这样的对比让格瑞的头不可抑制地疼痛起来,他也不想工作,不,应该说,他不想和眼前的王一起处理这些。
  
  “属下回去换一件。”
  “给我回来!”
  
  已经到手的格瑞怎么能让他飞了?!
  转瞬间嘉德罗斯就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棍子,在风中划出声响后定定地停在了格瑞面前,这样的突发情况让格瑞额前垂下的发丝激动地晃了两下。
  
  淡定的格瑞难得皱起了眉:“我应该说过不会和你打。”
  “嗤。”嘉德罗斯嗤笑了一声,“少自以为是了,今天真不是打架。”
  
  那就是承认以前叫我来只为了打架了……
  格瑞低头,看着这个加上发型也只到自己鼻尖的王。静静地听他后面的话。
  
  “自己去看文件。”嘉德罗斯一手拿着棍子拦住格瑞去路,一边掏了掏耳朵,心不在焉地说。他可能对除了打架的事都心不在焉,格瑞在心里吐槽着。
  
  不是骗我?格瑞拿起文件细细地看了下去。
  
  它有关战争。而且是一场巨大的,将被所有人铭记的惨烈战争。
  只要提到这两个字,格瑞就条件反射地鼻间充斥着爆炸产生的难闻味道。以前是因为幼时的记忆,而现在是因为身经百战的缘故。
  
  其实很讽刺吧?
  格瑞自己是战争孤儿,而长大后就成了战争孤儿的制造者。不管再怎么说,格瑞拿着刀,杀过人。哪怕不是作为格瑞,而是以一个“军人”的身份。
  
  “原因。”
  开口的声音有些低哑,其中蕴含的情绪被很好的隐藏起来,不过没用,嘉德罗斯已经将它精准捕捉。
  
  “因为它不够强大啊。”
  少年音色清亮,坏心眼地一字一句说得清晰,看到这位年轻上校吃苦头,王就不自觉开心起来。因为格瑞总和他蹩着来,连打一架都不愿意……若不是他的确有几分实力,自己也的确欣赏他。
  “哈,格瑞,你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吗?国家也需要发展,而眼前就是机会。”
  
  “……是”
  客观事实无法否认,嘉德罗斯并不是一个完全随心所欲的王,他做出的决定多数是没错的,这也是他王位做的极稳的原因。
  
  “那就做好升官准备吧,格瑞。”
  是讽刺,在战争中升官只有军功,而格瑞向来不是主战派。嘉德罗斯声音中隐藏了点点怒火,所以故意用轻快的语气掩盖。但确确实实是生气了。
  “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处处隐忍的模样了。”
  
  其实嘉德罗斯对格瑞的欣赏远远超过了格瑞自己的想象。
  从王者的角度来讲,格瑞是帅才也是危机巨大的武器。从个人的角度来讲,格瑞是嘉德罗斯至今唯一正眼看上的对手。
  就是这些种种原因,让嘉德罗斯初见格瑞就将他纳入麾下。但接触之后却让王有些许失望……格瑞是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世界观也好,为人处世也好。
  但那又怎么样呢?!
  
  「 嘉德罗斯对格瑞的欣赏远远超过了格瑞自己的想象——是喜欢。 」
  
  于是嘉德罗斯开始逼他。

瑞嘉瑞【星】

  说书文风?短篇,大赛背景,因为官方关于大赛设定并不是很完整,大部分纯属脑补。
  脑洞来源《爱乐之城》,看过电影的肯定知道怎么回事,没看过的也不影响阅读本文【本相声】。
  
  
  大赛第一与第二的战争拉开了序幕,这次嘉德罗斯去找的格瑞麻烦,导致格瑞差点被鬼天盟组队击杀,吃了大亏的格瑞必定报复,恐怕是不死不休,感受到那次震动的参赛者都是这样想的。
  只正确了一半,的确是不死不休,可双方之间并无仇恨,这事恐怕只有格瑞和嘉德罗斯小队才知道。
  
  其实很多事是与表象相差甚远的。
  嘉德罗斯的确把格瑞当做想要去击败的对手,在战意旺盛的同时却不带杀意。能将两种情绪分的如此清晰,其实这一点格瑞也有些敬佩。虽然这给他带来了很多,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麻烦,但要说打心底里厌恶,还是难以做到的。
  打一个比方吧,成年人怎么会和9岁小孩计较呢。
  
  事件的发展都井然有序,两个并不互相讨厌的人,由“敌人”发展成“情人”也在可能的范围内了。
  以一句话就可以总结出的感情经过,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他们都是单细胞的生物,分清友谊与爱情的唯一标准就是胯下是否勃起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们在一起了。
  
  格瑞不是一个称得上坦诚的人,嘉德罗斯不愧是他的男人,某种意义上讲也不算坦诚。不过还好,不矫情。
  在指尖轻微触碰的时候牵了手,在靠近时未躲避后亲吻了对方,也在无人的夜晚用胯下思考过。碍于颜面,就不在此细说。
  一切都生硬却顺其自然。
  
  就在那一夜,雷德祖玛二人世界的一夜。格瑞很平常地和嘉德罗斯再次相遇了。
  
  “格瑞,来打架吧。”
  “我拒绝。”
  开场白从来没有变过,或许是因为嘉德罗斯真的在期待格瑞给出一个同意的回答?也或许……这就是男人之间心知肚明的沟通。建议将这句翻译为“我来找你了”而不是有关下半身的思考。
  
  前文已经提到了吧,时间点在夜晚。格瑞和嘉德罗斯背靠在一块巨石上坐着,面对着荒凉的景象,只有那晚的星空还算入得了眼,果然是男人之间的恋爱。
  
  乌云遮天盖地什么都看不到,没有月亮,那今天就是看星星的好日子。
  
  一闪一闪亮晶晶……
  格瑞想起了母亲曾经给自己唱过的儿歌,很想问问嘉德罗斯有没有听过,但万一嘉德罗斯没听过要求自己唱怎么办。碍于想的太过长远,格瑞没有开口。在这个不到做爱时间的夜晚,只能看着嘉德罗斯脸颊上的星星。
  因为没有别的星星了。
  
  嘉德罗斯被看得发毛,站起身就掏出了神通棍,单手一个棍花,夹着劲风就朝着格瑞脑袋上呼过去。
  
  “格瑞你看什么?”
  “……看星星。”
  
  简直是无妄之灾,格瑞很无奈。
  
  “哪有星星看?”嘉德罗斯挑起眉表示意外,这样的意外让格瑞觉得他可能不知道自己脸上有星星,“我们还是来打一架吧!”
  三句不离打架,格瑞已经习惯了,嗯,已经习惯拒绝了。
  
  话说回来,格瑞在没和嘉德罗斯在一起的时候还打过几架,甚至被某tv拍下来过。但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动过手,嘉德罗斯怎么激都没用。
  
  “这就是爱情?!”还不如不要!
  后面那句话只是为了凸显出气势的气话,但嘉德罗斯一直没能说出口。
  “他是个不会撒谎的小孩。”说出口的格瑞挨了打。
  
  “我现在不会跟你打。”
  格瑞连头都没抬,烈斩就静静地躺在格瑞手边,斩钉截铁地又一次拒绝了嘉德罗斯。
  “那就是说以后会跟我打!什么时候?”
  嘉德罗斯据理力争,得寸进尺,不依不饶。
  而格瑞却真的安静下来,他看着除了夜还是夜的夜空,不再说话了。
  
  嘉德罗斯不懂格瑞在看什么,气呼呼地收了棍子,重新坐下,坐在格瑞身旁。
  
  在格瑞的眼中,的确有一颗星正极速地上升。
  经过打磨,足够完美,急不可耐地朝着更远的方向冲去,去挑战,去击败,不停留,不回头。现阶段目标是打败我,而终点却在不可预知的地方。
  会被超越,我们两个人之间必须有一个胜利者。格瑞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
  
  祝天下的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格瑞和嘉德罗斯并不存在血缘关系,但随着时间线的切换,他们也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刻、最后的时刻。
  赌上性命的战场、最后的战场。
  
  “不需要试探了。”
  棍棒的勇猛攻势被荧绿色重剑挡下,夹杂着毁灭性的力量,但比起那日大罗神通棍肆虐天地的威力,这种程度像玩闹一般不痛不痒。
  “我说,不需要多余的试探了。”
  
  已经交手过多次,你我深知对方底细,不用尽全力是无法胜利的。格瑞再次强调了一遍。
  事情的发展很有趣吧,这两句都是出自格瑞之口。
  
  “呵,格瑞,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急战的时刻啊。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周围场地几乎被毁坏殆尽,抬眼入目是一片荒芜,圣空星未来的王者勾起嘴角开口讽刺,从喉咙深处滚动压抑而出的话语,比平时更有分量,深藏着不为人知的沉重。他被气的浑身发抖,除了拿着武器的手。
  
  在这场战斗中,不论任何原因都不会有人退让。哪怕是……格瑞和嘉德罗斯。
  
  双方都同一时间催动了自己的元力武器,巨大元力波动让天地也为之失色。两柄同样强力的武器在空中互相击打,冲击以波动形态向外扩展。经过相当长一段的实力提高,像初次那样一击后两败俱伤的场面已经极难再现。
  
  举起手中武器,萦绕着的光芒印证着自身实力。撞击后,划破天际的两方带着各自的光芒又回到了原点,再一次俯冲,再一次攻击。总有一方会率先陨落。
  不死不休,绝不退后。
  
  格瑞受了重伤,嘉德罗斯脸上也挂了彩。强者之间的战斗总要从天上打到地下,还要激起满地的尘土才有决战的氛围。
  
  等待尘土散去,格瑞才看清了嘉德罗斯的脸。蒙了灰,不那么可爱了。
  生命力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从格瑞身体中流逝,他胸腔中几欲停止跳动的心脏在最后一刻爆发出了疯狂爱意,从紫罗兰色的眸子中清晰而深刻地传达给了嘉德罗斯。
 
  梦想还是爱情,这是我们一同做出的选择。 两颗熠熠生辉的星决不会因彼此分开而黯淡——只会更加璀璨。
  
  “我感受到你从未有过的闪耀。”
  嘉德罗斯。

王者荣耀.高渐离

#压缩恋人.现代背景
#OOC
#高渐离篇
1.恭喜您,当您看到这封信时,相信您已经收到我们的包裹并签了字。与此同时,您也应该看到箱子里的小家伙了。
  对,就是那位拥有着一头白发的小家伙,说明一下,这头白发是他自己非要染的,与本公司没什么关系。出于旅途的颠簸,他的发型可能显得有点杂乱,但我相信他现在一定在整理头发。
  请您先不要放松,这是暂时性的,他在您的照顾下很快将会产生变化。毕竟我们公司的项目称为”压缩恋人”。
    请放心,您所需要的东西我们已经全部安置在纸箱里了:小高渐离的衣物,小贝斯,小贝斯的刷子,大贝斯,和这份说明书。
     所有需要您做的,就是认真阅读说明书。
2.现在,请将小高渐离的大贝斯放在某个小高渐离找不到的地方。
   如果您已经完成了这一步,请确保他和他的小贝斯待在一起。要知道如果没有了小贝斯,小高渐离可能会生不如死,这对他简直就是最大的噩梦,甚至有可能影响到他的生长发育。
   特别提示:如果您不满足于一个恋人,或是有钱没处花,还从我们公司订购了庄周等喜爱安静的小家伙的话,建议请不要让小高渐离去打扰他们。如果把小刘邦和他放在一起也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他们居然会互相伤害。至于荆珂,小心高渐离会爱上她而不去搭理你。
3.小高渐离一天之内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闹腾,剩下的时间用来练习弹琴,找人一起闹腾和说话。
    因此请您务必二十四小时将他放在身旁,即使是睡觉也要将他的贝斯放在枕边或是床头柜上,否则他极有可能会趁你睡觉发的时候对你的家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并且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带着小贝斯去泡别人家的小荆珂。
     找他是件麻烦事,毕竟他那么小,不是吗。
     同时,也请您平时多注意地面,不要踩到他和他的贝斯。
4.请不要担心,我们的小高渐离健康的很,有时候你会发现他可能太过健康了。您不用刻意迎合他,只要保持您的生活习惯即可。
   但一定不要忘了一日三餐,这是必须的,我们的高渐离将会督促您。
   请不要忘了,这是名为”压缩恋人”的项目,虽然小高渐离现在还只是”小家伙”,但他一定会在将来成为一个好丈夫…hmm…亦或是一个好妻子——如果您不嫌弃辣眼睛的话。
   他将会经常鼓励您食用外卖,辣鸡食品等不健康的食物,因为他也觉得很好吃。
  理所当然,贝斯是需要保养的。这时候,您只要拿出箱子里配给您的小刷子,把它交给小高渐离就好了。
  特别提示:当小高渐离对您有一定好感时,他也许会亲自下厨。不过请您在旁边看着他,免得他往里面加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5.如果您想亲近这个小家伙,请记住他并不排斥您的亲近。您甚至可以尽情的对他撒娇,抱怨工作学习上遇到的难事。小高渐离仔细的聆听然后给你许多没办法用到的建议,并为你弹奏一曲。
  (当然,是在他身边没有荆珂的时候。)
  如果他对您已经有了一定的好感,也许会跳到你的胸前,给您唱一首歌。这时候请一定不要忘记昧着良心夸赞,您的夸奖将会使他很开心。
  是的,看到这里您应该知道高渐离唱歌确实难听的很,但这不代表他没有音乐细胞,弹琴还是非常不错的。请您务必不要否认他的这方面天赋。不然他可能就真的去开启一段叛逆吟游了。
  最好也不要当着他的面说别人唱歌好听。小高渐离也是有虚荣心哒。
6.说话也是高渐离的乐趣之一,每天,他都会找你说话,他会变得十分兴奋,并且滔滔不绝。
   如果您家有过家家使用的小杯子或者小碗就再好不过了,您可以泡些茶,热些牛奶,给自己倒一杯,再倒几滴到过家家用的杯子里。
  他如果喜欢你将不会害怕您的冷淡,哪怕您只有三言两语也会让他感觉到非常开心。
  特别提示:小高渐离最喜欢弹摇滚乐,偶尔也会为您弹奏爵士乐,请大力地夸奖他!不要停!!
7.当您生病或劳累时,请放心,小高渐离不仅会想办法照顾自己,还会想办法照顾您。
   ……当然只是想办法而已
  是的,他会试着帮你做一些事然后一刻不停地问你“啊这个要怎么做啊”“哇哇哇这是什么”
  并不会伤害到您,请不要害怕。
  话虽如此,但这方法也只是能让您心里感到安慰罢了,最好的方法还是立刻去医院或者好好休息调理,不要让他再折腾你的耳朵。(如果您有足够资金的话,您可以让小高渐离去把小扁鹊找过来帮忙。不过最好亲自去,小高渐离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容易挨打)
8.当小高渐离对您有一定好感时,他将会主动向您示好。
   例如散步时为您摘下几朵无名小花,在递到您手里后迅速地开始朗读前几天刚刚学到的情话。
   例如在您与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大声唱歌弹琴
  喔,也许您还能意外收获一个小小的晚安吻。
   例如当您在睡觉时突然睁眼会发现他就站在你面前摸您的鼻子。
  如果到了这一步,您大可适时的亲吻他,他不会反抗,但有极大可能陷入大脑当机的状态中。过几分钟会自行修复。
8.5. 请按照上面的所有步骤和提示继续做下去,在一周后重新打开这本说明书。



9.当您看到这条的时候,您已经做完了百分之九十的工作,现在,请您挑选一件您认为最适合小高渐离的礼物,然后在家里找到他。
  请将礼物赠与他,并说出”我喜欢你。”四个字。
10.请您销毁这本说明书,您再也不需要它了。
     现在,您需要的只是洗个热水澡,然后睡个好觉。
      感谢您订购”压缩恋人”高渐离,祝您拥有美好的每一天。

我足以与你相配



花吐症


白玫瑰——我足以与你相配。


白色的车身被擦的一尘不染,光洁的表面无一丝划痕,两边还精心装饰了白色的纱,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亮眼。


蓝天白云,婚车教堂。一切都是那么匹配,仿佛梦幻一般。当年脑子里只有篮球的热血少年换上了白色西装,平时有些散乱的头发也经过精心打理,这是高尾和成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时刻之一。


慢慢走下车,还是不放心的理理领子,比起高中的轻浮,现在高尾和成的笑容更多了几分成熟,也多了几分紧张。低头深呼吸,压下不适的感觉。


踏上红地毯,两边是正在起哄亲朋好友。在红毯另一头,是未来将要与自己携手走过一生的伴侣。


耳边的吵闹声越来越小,高尾和成的精神也有些恍惚。突然猛的,又回忆起初中时期与他的相遇,高中时期与他在一起的点滴,以及后来发生的许许多多的事。


喉咙好痛……


从一开始的敌对,到后来的深爱。


从一开始的调侃,到后来的维护。


从一开始的超越,到后来的追随。


原本想一点点进入他的生活,结果却是自己先离不开他了。


喉咙里有什么东西……血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使痛苦加深。


终于走到人面前,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喉咙间的异物再也无法压制下去。是玫瑰的味道呢,玫瑰花径上的刺一根一根刮过喉咙的痛苦难以言喻,鼻间是玫瑰的香与浓重的血的气味。


在场的宾客突然安静下来,不知所措的看着这突发的状况。


喉咙痛到无法进行吞咽的动作,低下头掩饰一瞬间表情的扭曲。抬眼,专注的看着眼前人,作了一个"别怕"的口型。血顺着滴在了白色西装上,染红了精心打理的领结,染红了玫瑰洁白的花瓣。


眉宇间笑意不减,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意气风发的少年在篮球场大声说着:"总有一天我会传出让你也不禁叫好的球的。"而现在,少年成为了青年,单膝跪地,手里是染血的白色玫瑰,眼里是与那时一样的坚定,用已经破损严重的嗓音说着:


"我,足以与你相配。


反正也是短篇我就不起名辣【1】


注:玩老梗,暧昧向。


"I LIKE YOU 路人路人。L LIKE YOU 路人路人……"阳光明媚,痒局长带着耳机一脸不爽的听着吴店长的新作品……


一大早上刚醒,还没来的及鬼畜以及问安就被微博疯狂的消息吸引住了目光。


"卧槽,今天怎么这么多人,难道我突然涨粉了?嘿嘿,不过这也太吓人了吧"一边碎碎念着一边翻着评论。


【@痒局长 局长局长,你家小攻要被人抢啦】【局长快来有人要跟你抢阿路人!!@痒局长】【@痒局长 局长:人群中我的头发为什么是绿的啊】【@痒局长 局长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铺天盖地的消息,五花八门的句式,各种各样的语气,通通表达着一个信息【有人向路人告白啦!】


切,路人那个艹爸狂魔竟然也有人喜欢,这种消息艾特我干嘛,路人的事他爱干嘛干嘛我哪里管的到……不久,经过一番搜查,痒局长终于找到了那个痴汉力max的作品。哼,让我看看这到底何方神圣。


人设这么受,两个受在一起怎么有性福。刚打开心里就万分嫌弃。唱的还没我好听呢,店路店路,喂喂喂,明明局路好吧,还记得大明湖畔你们一起刷局路的日子吗?哼。都是些没良心的。


摘下耳机退出B站,随意的看了一眼qq群消息,看着路人和狮子撕逼撕的正开心。像路人这种没心没肺的小受果然应该给点教训才能让他记住的吧!


于是果断的打开qq点开路人窗口,迅速的打下【SB阿路人!】然后点击发送。




其实我是蛮喜欢吴店长那个告白的(๑•ั็ω•็ั๑)


第一次写小段子,以前一直写戏,所以在视角方面会比较单一,啊啊不管了慢慢练习吧♪